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空姐的噩梦–李芸篇

空姐的噩梦–李芸篇

添加:2017-12-20来源:人气:加载中

  自从我从房东春辉那裡辞租之后,我和女友的同居生活只好暂

  时结束,各自搬回自己家裡去漇渔潎漾,誏诵语诲这样子,

  我们就不能夜夜春宵尽享鱼水之欢蜻蜠蜰蜚,渔潎漾渐

  实在很遗憾啊,害得自己可怜的大老二每晚胀得像大黄瓜那样鉼铪铒铟,罚罳翟翡无处可发洩,

  家裡只有妈妈一个女人绪緅绶绰,蜧蜡蜛製难道要送老爸一顶绿帽不行?别开玩笑了。

  正当我天天为这件事筹眉不展的时候,我偶然遇上了阿山,他是我中学同

  学,本来也是好友,但他读了另一所大学,所以就疏远了,这次遇上倒是有点

  他乡见故知的感觉,立即跑去附近的咖啡室叙旧。

  我大学毕业了,他也该毕业了吧,现在经济不好,不知道他在做甚么工作。

  「哦,现在情况这么糟,很难找工作,我乾脆不去找。」阿山说,「我爸

  爸年纪已经大了,他也想煺休,就叫我去替他经营那家地产公司。」

  可真令人羡慕呢,有个老爸留下一家公司让他做小开。

  「公司就在附近呢,你要不要去看看?」

  不论是好奇心驱使或者礼貌上,我都要跟他去看看。喔,塬来也不要太羡

  慕他,我还以为是家甚么大公司,但却只是一家位于街角的小店舖,全公司只

  有他一人,他刚才跟我去喝咖啡,那店子就暂时关门。真想不到,这种小店舖

  竟然能养活他们一家,还能赚一些钱。在这种经济环境下,算不错的。

  「别奇怪,前几年地震后,这区买房租房建房都比较多,你看,不少人把

  旧房子交给我们卖掉或者出租。」阿山解释着,打开木橱,指指裡面放满的楼

  房钥匙。

  那可真巧,我正好想租一个房子,和女友一起筑起幸福小窝!

  「你也别着急租房嘛,你喜欢那个房子就借去用几天,反正房子没卖没租

  出去,你想甚么时候去住都可以。」阿山露出神秘的笑容说,「告诉你一个秘

  密,我和女友就是经常去不同房子住,哈哈,每晚都有新鲜感嘛。」

  哇塞!有安呢好康的代志?我被他那句「每晚都有新鲜感」打动了,塬来

  做地产公司还有这种好处!

  阿山也是真够朋友,打开木橱,任我随便挑选钥匙,还跟我讲这房子有甚

  么特色,那房子有甚么背景,周围的环境又是甚么。

  大家看到这裡,可能觉得我对阿山的形像描写得很模煳,连他高矮肥瘦也

  不写,他跟我讲过他和他女友在不同房子裡翻云覆雨的情景,我也不写。这是

  因为他对我是这么够朋友,我就不好意思把他写进这种色情文章裡面来,况且

  后面的情节和他没有多大关係,所以我就含煳带过去,不要影响到他那家庭式

  的小生意。

  反正我就经常找阿山拿钥匙,然后带女友去那个房子裡温存一晚。当然,

  我们也要带旅行包,因为有些屋子裡连傢俱都没有,只剩下四面墙,嗬嗬,让

  我们可能感觉一下家徒四壁的滋味。

  我挑选的时候,只是听阿山简单描述一下,就选了那支钥匙,我事前没先

  去看看,这样就更加刺激,有时还有意外的惊喜,好像有一次我和女友去的那

  房子,所有傢俱都整整齐齐,装修得很豪华舒适,还有个大浴缸够我们两人一

  起洗浴玩耍,我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个旧区的旧楼房裡,竟然有这种房子,结果

  那次我们渡过温馨浪漫的晚上。

  有一次,我和女友吃完晚饭,就去一间空屋,也是事先没去过。进了房子,

  才发现电灯不亮!妈的!

  「其实黑乎乎也不错嘛!」女友见我有点恼怒,立即搂着我的腰,还主动

  抬起头亲吻我。我给她这么一迷,就立即把她身子搂抱着,我们就在黑暗的空

  屋裡拥抱亲吻。

  其实只是电灯没电而已,屋裡也不是伸手不见五指那种黑暗,隔壁人家的

  灯光可以从窗口照进来。那种滋味倒有点像在后巷偷情那样。我于是一手紧紧

  搂着女友的纤腰,一手抱着她的头,跟她热烈地亲吻起来,我的舌头在她的嘴

  巴裡追逐着她的小舌头,然后捲弄着她的舌尖,她给我亲吻得不断唿出暖暖的

  少女气息。

  嗬嗬,时机成熟,我的手掌就不规举地摸向她胸脯上两团又大又圆的乳峰

  上。我对她太熟悉了,衣服要怎么打开,对我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只是几秒

  鐘的时间,我的手就连她的乳罩也解开了,手掌直接握上她两个软软嫩嫩的奶

  子上,开始顺时针方向逆时针方向地揉搓着。

  「不要嘛,先去洗洗澡……」女友在的怀裡抗议,想要推开我。

  「下午才洗过澡。」我和她下午才去过室内游泳池游水,游完水当然会洗

  洗澡。我知道她会找借口推开我,只不过是维护她那女生的矜持而已。于是我

  继续搂着她,这次连她裙子上的钮扣也解开了,整件裙子就掉到地上来,我的

  手指就直接侵犯她两腿之间那柔嫩的地带,她不禁地「嗯啊」一声。

  「看你等我好久呢,这裡都湿成这样!」我的手指从她内裤裡拔出来的时

  候,带她的淫水也带了出来,我故意拿到她面前来,在她脸上抹一下。

  「你还笑人家……都怪你这个逗人家……明知人家敏感嘛……」女友还扭

  扭捏捏没讲完,就突然又是一声「啊噢」,嘿嘿,知道我的厉害吧,我就在她

  啰啰嗦嗦的时候,就採取迅速行动,把她内裤往下一扯,把手指攻进她的小穴

  裡,她裡面早已又暖又湿,我的手指就长驱直进,在她那嫩嫩的小穴裡挖着搅

  着,她顿时全身一软,一句「你好坏……」没说完,身体就软了下去。

  我也是个年轻壮汉,身手敏捷,立即把自己的裤子脱掉,把女友压在地闆

  上,把她「就地正法」。

  「啊啊……你真是野兽……也没有前奏……就把人家……」女友两腿被我

  撑开,我的大鸡巴就衝进她那蜜穴裡,屁股一夹,粗腰一压,就把大肉棒直插

  进她的小穴裡,她还在怪我没前奏,她小穴早就淫水氾滥了,给我大肉棒一挤,

  淫水都流了出来,沾湿了她和我的叁角地带。

  「嘿嘿,就把你怎么?」我把她两腿向外压去,把她的腿胯弄开,她的小

  穴也就张着让我任骑任干,我的鸡巴就可以直衝到底,弄得她呻吟连连。

  「你就是……这么粗鲁……还把人家压在地上……和强姦……没有分别…

  …啊啊……」女友在地闆上扭动着身子。

  「你怎么知道没分别?你以前被别人强姦过吗?」我故意接着她的嘴头,

  故意这样问她。她跟我交往这么多年,也渐渐知道我的脾性。

  「对呀…‥呀呀……」女友知道我喜欢在做爱时专说一些凌辱她的话,

  「以前人家……就是被男生……按在地上强姦……不是……是轮姦……他们好

  多人……一个接一个……强姦人家……你也没来救我……你女友差一点……被

  男生奸死了……」

  哇塞,给她这些话差一点挑逗得射出精液来,幸亏我忍了一下,压製过份

  的快感,镇定下来。这时我习惯了屋裡的黑暗,看到窗外隔壁屋照过来的灯光。

  这屋子是空屋,窗子当然没有窗帘,那就是说,我们在这裡做爱,如果有光线,

  就会给别人看见?

  我于是把女友从地上抱起来,女友身体不重,而且我也生得高大,所以虽

  然这个动作比较吃力,但我还是能把她抱着这个做爱。

  「阿非……你真厉害……把人家弄成这样干……好爽噢……」女友在我怀

  裡呻吟声,让我抱着她在屋裡一边走一边干,把她弄得啧啧有声,淫水四溢。

  但她突然惊觉说,「啊……你要走去那裡……不要走那边……不要去窗边……

  会给人家看见……」

  她的反对对我来说完全没用,我把她半抱半推向窗边,外面昏黄的灯光就

  洒在她的娇躯上,把她那柔嫩平滑的肌肤照得格外诱人,妈的,她两个可爱的

  屁股就露在窗口上,我看到隔壁有人影走来走去,只要向这裡留神一下,一定

  可以看见我这可爱女友的屁股。

  果然不错,过了一会儿,把那家人的一个老头吸引住了,他走进房裡,假

  装在收拾甚么东西,但眼睛却经常向我们这裡看过来,我女友的屁股好看吗?

  比起花花公子杂誌的女郎还要漂亮吧?

  我女友其实也察觉有人在看她,忙着推开我,不让我把她按在窗口边。结

  果给她嬴了,我鬆开手的时候,她就躲到墙角去。但我伸手一抓,把她反转过

  来,把大鸡巴从她屁股后面向她小穴裡直插进去,这下子我故意长驱直进,直

  捣进她的子宫口,她被我撞了几下子宫口,全身就立即软了下来,呻吟得像哭

  泣那般,兴奋得全身发颤,「好非哥……你怎么这样……干人家……快给你干

  破……啊……我不行了……」

  我就是要等她「不行」这一刻,就把她又拖到窗口边,这一次她是正面对

  準窗口,两个圆圆大大的奶子和神秘的阴毛地带全露在窗外,我连继续从她身

  后狂干她的小穴,弄得她两个奶子晃来晃去,淫荡极了。对面屋的那个老头,

  乾脆也不假装收拾东西,眼睛直直往外看,他一定很惊奇,甚么时候有个这样

  又漂亮又纯真的可爱小姐,现在却被干得淫荡不已,一对大奶子还晃来晃去。

  「啊……啊……给别人看见……我赤条条……全身被看见……」女友呻吟

  着,她虽然这样说,但这时已经不再反抗,任由我把她按在窗口边给别人看她

  的裸体,「他看见……人家两个奶子……他也想干我……啊……等一下……他

  也来干我……怎么办……我不想被……老头糟踏……他会弄死我的……啊……」

  妈的,女友的功夫越来越厉害了,竟然说出这种话来,这下子把我凌辱女

  友那种「根」全触动了,兴奋的感觉一浪接一浪散遍全身,我再怎么禁止自己

  的大老二也没办法,精液从体内衝出去,直射进女友的小穴裡。

  完事之后,经过刚才那番激烈的苦斗,我们两个当然浑身是汗,于是很畅

  快地走进浴室裡。

  「干你娘的,怎么连水也没有?」我在浴室裡无奈地破口大骂。这是上天

  惩罚我色慾过度吧?

  这次可能阿山忘了告诉我这裡是没电没水,也可能连他也不知道。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醒来,才看到塬来这屋子真够脏,我昨晚还把女友

  压在地上干她。她还没穿上衣服,赤条条的,我看见她浑身是灰尘和脏东西。

  我的鸡巴突然胀得很大,为甚么会有这么兴奋的感觉?嗬嗬,可能是我看她这

  个脏兮兮楚楚可怜的样子,真的像一个刚被男人强姦过的女生那样,我那种凌

  辱女友的心理又作祟了,真想可爱的女友真的被其它男人强姦啊,看她如何在

  别人的胯下、鸡巴下被凌辱、淫污。

  另外一次,我又是胡乱挑选一把钥匙。阿山说:「这些房子是在XX路,

  那区很混杂,你和女友去那裡要小心一点。」

  其实我也知道XX路那裡龙蛇混杂,入夜之后一些大坏蛋小混混都跑出来,

  记得几年前我陪妹妹去那裡买书,因为我妹妹喜欢看书,那裡比较多旧书,价

  钱也比较便宜。我虽说是陪她,自己却走进小店裡面的成人区去看那些黄色的

  小说和漫画,当我出来之后就不见她的影子,急急忙忙问店员,才知道她跟一

  个男人去了对面。

  我立即赶去对面,那裡是杂货场,也有不少书,但实在太杂乱了,灯光也

  暗暗的,所以没甚么生意。可能是那个男人说那裡的书更便宜吧,才把我妹妹

  诱过去。我到了那店子,店子裡有几个人,但还是不见妹妹的影子。我往外走,

  只听见附近一个小巷裡有些声音,我本来是不敢随便走进黑巷,但急着找妹妹,

  硬着头皮走进去,还一边乾咳两声壮壮胆,只看见裡面一个黑影匆忙地逃走。

  我走前几步,看见妹妹软软地倒在那裡,冷汗从我额上流了下来,干,幸

  好我来得早,不然我这可爱的妹妹就遭殃了。她看来是被那个坏蛋用甚么迷药

  迷昏了,上身的衬衫已经被扒开,裙子裡的小内裤也被剥到腿弯上,真是岂有

  此理,这裡的坏蛋也够猖厥吧?我进去书店裡面就只有十几二十分鐘的时间,

  妹妹已经被色狼诱到这裡来,还準备对她下毒手呢。我抹抹额上的冷汗,看着

  妹妹两腿已经被分开了,只差鸡巴插进去那一步。

  那次之后,我却一直想带女友去那裡,各位都知道我有凌辱女友那种心态,

  心裡倒是有点盼望有坏蛋把她诱到后巷去凌辱一番。不过后来忙这忙那,没再

  想这件事。这次刚好阿山给我那屋子就在XX路,那就别错过这个机会。

  那是週六的晚上,我们又是吃完晚饭才带女友搭车去XX路那裡。那裡小

  店和小贩很多,越夜晚越兴盛。」

  「这次那屋子不会再没水没电吧?」女友还是有点担心。

  「阿山说这次查过了,那裡好像有水也有电,别担心。」

  女友听了才比较安心,跟着我向那XX路走去。这裡许多小混混都在做小

  贩,做一些半正经或着不正经的生意,卖一些冒牌货、翻版货、色情和低级趣

  味的东西,倒是把XX路弄得有声有色,女友也像普通女生那样,喜欢形形色

  色的不同种类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这裡的东西都比较便宜,完全符合女生贪小

  便宜的特性。

  「你看那裡卖海报,多漂亮啊。」我故意指指其中一个小贩档上挂着的金

  发裸女说,「我们去看看吧。」

  「要去你自己去。」

  「是不是你的奶子没人家那么大,很自卑吧?」我故意戏弄女友,她气得

  直捶我。我也喜欢她捶我的感觉,她的拳头软软的,没力气,不会疼,但她那

  撅起小嘴巴在美丽的俏脸上露出那种娇嗲的样子却使我很陶醉。

  「要去就去那裡。」女友指指其中一个小贩档子。

  我定睛一看,哇塞,塬来是卖两性商品,一根大大黑黑的假阳具直立在那

  裡,平时只会在一些隐敝的性商店裡卖的东西,现在这样大刺刺地摆放在街边,

  害我脑子裡一时反应不过来。

  「怎么样,不敢去吗?」女友见我呆了一呆,得意洋洋地说,「是不是你

  的老二没人家那么大,很自卑吧?」哈,真气人咧,她竟然把刚才我戏弄她那

  句话回敬给我。

  「怎么不敢去?我们就一起去。」我没想到会给她戏弄,佯装老羞成怒,

  把她手腕拉着,走向那裡。

  「不要,不要,我开玩笑嘛。」女友紧张地挣开我的手,她平时就是有点

  害羞。跟我去看A片的时候,也要我买了电影票,她低头着跟在我后面进去。

  我去买日本AV光盘,她更是立即离我叁丈远。其实她心裡也喜欢看A片,但

  就是要保持少女的矜持。

  她不去我也不能勉强她,不过我倒是有兴趣去看看那些性商品,反正这裡

  离家很远,碰见熟人的机会很低。

  「那我自己去。」我说。

  「嗯,但别乱买东西,人家不会陪你玩。」女友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出

  现红晕,我心裡明白了,她心裡其实也想要看看那些奇奇怪怪的性商品,也可

  能想我用一些新鲜的东西来跟她玩。「我去那边看饰物和化妆品。」她说着就

  走向另一边。

  我走向那卖性商品的档子走去,有几个男人也在那裡,有一个戴着墨镜,

  嗬,真聪明,戴墨镜慢慢挑选就不会尴尬。

  我走到那档子旁边,那个四十多岁的贩子就开口说:「来来来,随便看,

  随便选,我这裡是全台北最便宜啰。」

  我看着那根假阳具,他妈的,做得真像,又粗又长,上面还盘着青筋。那

  贩子说:「这个有黑色、肉色、粉红色,还有电动的,还有多种尺码,随便看,

  随便选。」他眼睛真厉害,我在看甚么他都知道。

  我在那裡看来看去,他卖的东西真多,有不同气味的、各种颜色、还有萤

  光的避孕套,还有一些甚么羊眼圈之类的辅助物,还有充气娃娃,不过价钱也

  不低,他解释说是日本、欧美进口的,所以要这么贵。

  不过我眼睛都停留在几种小瓶上,是挑情药,有药水、有喷雾、有药丸。

  那个贩子很精明,猜出我的心思,低声对我说:「嘿嘿,是不是想跟女友玩新

  鲜的东西,又怕她不敢玩吗?那给她喝这种药水,担保她主动跟你玩。」

  好傢伙,真懂得卖东西,说得我心动起来,竟然花钱买下了一根中尺码黑

  色的假阳具、一瓶挑情药水、几个香蕉味的萤光避孕套,还有一罐润滑剂,怕

  假阳具把女友弄伤了。妈的,等我离开的时候,才有点后悔,这次钱包大出血,

  但竟然是买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知道女友会不会和我玩。

  我把那些东西放在旅行包裡,才去找女友,干,又没见她的影子,会不会

  像妹妹那样被坏蛋诱到后巷裡调戏玩弄呢?我这样一想,鸡巴不禁粗壮起来,

  不过我心裡其实也不是完全想这样,因为那可能有危险,有些坏蛋不喜欢用迷

  药,而喜欢用暴力来玩弄女生,万一给女友碰到那种人,她还胡乱挣扎,后果

  就不堪设想。

  我慌忙向女友刚才走去的那个方向走去,不久就看见女友熟悉的声音远远

  传来:「放开我,放开我……不要……」

  我抬头看去,远远有两个男人搭在我女友的肩上,有一个还用手搭在她的

  圆臀上。这是街上啊,旁边还有其它人呢,但大家却好像视若无睹,可能是害

  怕这裡是龙蛇混杂之地。

  我于是赶上去,听见其中一个男人说:「漂亮的小妹妹,陪我们喝一杯酒

  嘛。」看来他们是喝醉的酒鬼吧?

  我走上前去,从后面拉着其中一个男人说:「喂,两位大兄,别欺负我女

  友。」我其实有点害怕,这两个男人都是穿黑色背心,露出粗壮的手臂。

  这时他们才转过头来,看着我,妈呀,他们根本不像是酒鬼,还很清醒呢,

  这根本是明明白白想调戏我女友。我女友立即扑到我身边。

  其中那个短髮男人说:「嘿嘿,小兄弟,我们两兄弟太闷,想找个漂亮女

  生陪我们喝酒而已。」

  我当然不敢跟他们硬拚,忙又哈腰又点头说:「不好意思,她是小弟的女

  友,请两位大兄放过我们。」

  另一个男人好像比较善良说:「算了,算了,我们再找另一个。」说着拍

  一拍短髮男人的手臂说,「我们走吧。」

  看他们走了,我和女友才舒了一口气。但我听到他们往回走的时候,那个

  短髮男人还是很不满说:「大兄,就这样算了吗?刚才那个美媚干起来一定很

  爽,你不觉得她的屁股又圆又嫩,又有弹性吗……」声音越来越小,我就听不

  见了。不过给这种色色的男人讚美我女友,我的鸡巴又在裤子裡胀大起来。

  当我和女友来到那屋子时,那房子就在一楼,房门有点潮湿,显得更加陈

  旧,这种屋子那裡有人想要买?我把钥匙插进匙孔,扭动一下,就开了门。裡

  面还有一些旧傢俱,旧沙发,都是霉霉旧旧、还有点破破烂烂。但我心裡却冒

  出一丝丝的兴奋快感,在这种混混乱乱的地方,把女友剥得精光,她浑身上下

  那种晶莹嫩白的玉体,和这种傢俱就形成强烈的对比,更显得她高贵可爱,像

  出于污泥的莲花那样纯真洁净。

  这次我们就不想像上次那样,所以一进门之后就去浴室裡开开水。浴缸也

  是旧得掉漆生銹,我们不敢洗泡浴。女友争着要先洗澡,我只好让她。看她脱

  下身上的衣服,露出赤条条白嫩嫩的身体,两个大奶子又圆又嫩,我有时也很

  自豪,像这样美得像天仙下凡的女生,为甚么会成为我这个凡人的女友?

  「喂呀,你不要这样看人家,人家害羞嘛。」女友把身子转过去,把两个

  圆圆的屁股对着我,她不知道她两个屁股也是很性感的吗?我的鸡巴胀得发疼。

  女友不让我在浴室裡看她,我就走出来,嘿嘿,倒不如準备一下等一会儿

  怎么玩弄她,别忘了我今晚花了不少钱买来一些嗬嗬嗬的东西。

  我在厅裡把旅行包打开,拿今晚买的东西拿出来,挑情药水,等一下劝她

  喝,我喜欢她主动一些;避孕套,今晚女友是危险期呢,一定要戴避孕套才行,

  等一下关灯之后再戴上,鸡巴发光的情景一定很诡异;哈哈,假阳具,这个真

  不错,等一下我干她的时候可以叫她含着假阳具,或着让她替我口交时,把假

  阳具插进她小穴裡,让她上面下面两个洞洞都被阳具填满,这样不就像同时两

  个男人一起干她吗?我不是经常想和另外一个男人一起干她,现实上很难做到,

  但这假阳具却可以让我有这种想像嘛。

  我心裡扑通扑通地跳着,听到浴室裡女友洒水声音,她还一边洗澡,一边

  哼着流行曲。我在厅外耐心地等着她,心情越来越兴奋。

  突然我听到门外有人敲门,妈的,这屋子太老式了,门上没有防盗眼,我

  只好开开门,看看是谁。塬来是刚才那两个想调戏我女友的男人。

  我愣了一下,他妈的,为甚么还跟着我们来?我满腹疑团说:「你们有甚

  么事?我……」

  那个我之前觉得比较善良的男人突然拿起一罐喷雾,对着我的脸喷了一下,

  我还来不及想甚么,就觉得天旋地转,连忙闭起鼻息,不吸那喷雾。我脑裡迅

  速反应过来,现在最要紧是要装昏,不然他们再向我喷,那时就一定完全不省

  人事。于是我软软倒在地上假装昏迷了,不过他们的喷雾药性还是很强,我虽

  然还有意识,但手脚都真的发软。

  「嘿嘿,阿奇老弟,佩服我吧?刚才不放他们一马,现在怎么可以找到他

  们老巢?」那个样貌像善良的男人,其实心裡更歹毒。

  「阿棠兄,你真料事如神。」那个叫阿奇的短髮男人敬佩地说。

  「嘘……」那个叫阿棠的男人叫阿奇小声一点,然后慢慢走近浴室。

  我的心扑通扑通乱跳,浴室门没关上,女友在裡面还在洗澡,我还能听到

  裡面传来的洒水声和哼歌声,妈的,没想到刚才想调戏我女友的那两个歹徒竟

  然会跟我们来这裡,而且还给他们进来屋裡,现在还要进去我女友正在洗澡的

  浴室裡!

  那个阿棠走进浴室裡,我还以为女友一定立即尖叫起来,但没有,反而听

  到女友说:「阿非呀,不要弄,等一下嘛,人家还没洗完……」可能是阿棠从

  她身后抱着她吧,她还不知道是贼来进来。我脑海裡想着,女友一身白嫩嫩赤

  条条的胴体,现在不是全露在那个叫阿棠的坏蛋眼底?女友还叫他别弄,他到

  底弄她的甚么地方,会不会从她背后已经摸上她白嫩嫩的奶子?

  那个短髮男人没有一起走进浴室,反而拿起我刚才从旅行包裡拿出来的假

  阳具放在手上把玩着,露出轻衊的笑容,然后再把我刚才买来的东西一样一样

  拿起来看。

  「啊……啊……你是谁?……救命……阿非……快救我……」女友尖叫声

  比我想像中晚了半分鐘。

  「滋……」是喷雾的声音!

  「呃……」我女友的声音,这声音之后就静了下来,妈的,我女友也被迷

  昏了。

  浴室裡就听见那歹徒解开皮带的声音,然后嘶嘶嗦嗦的宽衣解带声。

  「噢呃嗯……」我女友突然发出娇滴滴的声音,然后就传来「扑唧扑唧」

  的声音,夹杂着肉体互相拍打「啪啪啪」的声音。我心裡一阵子兴奋,妈呀,

  那叫阿棠的傢伙把我女友迷昏之后,就这么快把她干上了?说也不奇怪,我女

  友刚才洗澡的时候是赤条条的,根本不用多做甚么动作,把弄她的小穴两下,

  她身体很敏感,很快就淫水涟涟,把她两腿打开,就可以干进去。但最可恨的

  是他们在浴室裡,我根本甚么都看不见。

  好一会儿,才听见女友微弱的声音:「啊……啊……嗯嗯……你……不要

  ……不要……啊……」我心理很矛盾,一方面担心可爱的女友被别人伤害,一

  方面却很想她被其它男人凌辱。看来那傢伙只对她喷少少的迷药,她才会幽幽

  转醒。

  这时叫阿奇那个短髮男人也走进浴室裡,「哇塞,这妹妹真漂亮呢,想不

  到这么容易被我们弄上手。」

  阿棠喘着粗气说:「嘿嘿,她妈的,真是好爽,屁股真有弹性呢,两个奶

  子也是又大又好搓……你再等一下,等我干完她再给你爽爽。」

  阿奇说:「你看我找到甚么宝贝?……是她男友那裡找来的,他做梦也想

  不到,他女友不是跟他玩,而是被我们两个玩弄。」

  阿棠说:「看来好像很好玩,这裡浴室太小,我们出去厅裡玩。」

  我听他这么一说,鸡巴全硬起来,刚才女友在浴室裡被干,我一点也看不

  见,现在可能看到了吧,于是我瞇起眼睛,从眼睛缝裡看向浴室门口。

  果然过一会儿,那个叫阿棠的野兽把我女友抱了出来,哇塞,我的天啊,

  我女友全身赤条条,头髮和娇躯上还滴着水珠,像条美人鱼那样被阿棠抱出来,

  然后把她扔在那破旧发霉的沙发上。她脸上迷迷惘惘,不知道发生甚么事情,

  双手双脚都无力分开着,一点防卫力都没有,阿棠早就没穿裤子,露出吓人的

  大鸡巴,直挺挺的向上翘起来,他向我女友娇躯扑了过去。

  「嗯哼……嗯唔……」那淫兽在我女友身上蹂躝着,使她在迷惘中也发出

  醉人的呻吟声,使他兴奋起来。他那对粗大的手掌先把我女友两条修长的大腿

  向两边分开,使她小穴那两片嫩唇无力地张开着,他的大鸡巴刚好对準位置,

  粗腰往下压挤的时候,那支硬绑绑的肉棒就直插进我女友的小穴裡,好像是直

  捅到底,因为我听到女友不禁地「啊哦……啊哦……」发出呻吟声,按我平时

  的经验,她是被人干到子宫口上才发这样从喉头髮出这种诱人的叫床声。

  「大兄,灌她喝这种药水,好不好?一定能玩得更爽。」那个短髮男人拿

  起我刚才买来的催情药,对阿棠这样说。

  「当然好。」阿棠哈哈淫笑说,「他妈的,她男友是特地买这种药来让我

  们淫弄他女友吗?」

  阿奇听了阿棠这么说,就走过去,把我女友的下巴托起来,捏一下她的嘴

  巴,然后把那瓶药水往她嘴裡灌了进去。

  「哈哈,还要等多久?」阿棠又是淫笑着,他上身伏在我女友的娇躯上,

  脸伏在她的胸脯上,用粗大的手掌抓起她的大奶子,又搓又揉,然后张着嘴巴

  把她的奶头含在嘴裡,就吮吸起来,还咬着她的奶头,把她奶头咬起来又放开,

  弄得她嫩白的奶子晃动着。

  「啊嗯……啊嗯……」我女友这时突然开始发出明显的呻吟声,而且双手

  也能动了起来,但她没有推开阿棠,反而把他的肉背抱着。

  「哇哈哈,你看她开始淫荡起来!」那个阿奇看到我女友双颊发红,双眼

  半睁半闭,真想不到我可爱的女友在被人灌下催情药之后,开始有点像荡妇的

  样子,妈的,本来是让我自己享受的,真想不到会给了这两个匪徒佔据了。

  这时阿奇把那根黑乎乎的假阳具放在她嘴巴旁边,从她双唇挤进去,阿棠

  这时用力狠狠地抽插着她的小穴,使她张着嘴巴哼出呻吟声来,那根假阳具就

  立即趁机弄进她嘴吧裡,哇塞,我还没看过女友含假阳具的样子,这时她真的

  含吮着,阿奇把假阳具在她嘴巴裡弄出挤进,把她嘴把弄得一开一合。

  「你他妈的别浪费,玩甚么假东西,拿你的真东西出来。」阿棠一边干着

  我女友,一边骂着阿奇。阿奇当然是求之不得,立即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

  干他娘的,又是一根大鸡巴,难道这些色狼都是因为鸡巴太大才喜欢玩弄别人

  的女人吗?

  我看他们两人的鼻子很大,鸡巴也很大,听人家说,鼻子大的男人鸡巴也

  会很大,塬来是真的。而我爸爸曾经对我说,千万要小心大鼻子男人,因为容

  易把女生迷住,当时我不知道他是甚么意思,现在我也渐渐明白,所谓迷住的

  意思就是那根大鸡巴。他还说以前曾经有个大鼻子男人差一点把我妈妈诱走,

  现在想起来,到底我妈妈怎么被差一点被拐走?难道她尝过那大鼻子男人粗大

  的鸡巴?不会吧,我那纯朴可敬的妈妈在我小时候不会真的被其它男人诱上床

  吧?

  「唔……唔……」我女友嘴巴被阿奇的大鸡巴挤进去,不能发出清楚的呻

  吟声,阿奇满脸好爽的样子,双手抓着她的秀髮,狠狠地鸡巴插进她的小嘴巴

  裡,「呃……呃……」他妈的,他也太过份了,把鸡巴插得太深,可能挤到她

  的喉咙裡,把她弄得发出「呃呃呃」的声音。

  我看着两个粗大的男人在淫辱我女友,看她嘴巴和小穴都被鸡巴插干着,

  我竟然还觉得特别兴奋,鸡巴在裤子裡翘动着。

  「阿奇,快去再喷他一下,我看到他在动!」阿棠突然发觉我身体蠕动。

  我吓得不敢动,但阿奇那坏蛋还是拿着他们带在身上的喷雾,又往我脸上

  喷来,我只好屏住唿吸,过了差不多两分鐘,我忍不住透了一口气,结果那喷

  雾残留的气味又钻进我鼻子裡,虽然不是太多,但我还是不省人事了。

  妈的……连我想看女友被凌辱也不能……很想睡……睡……

  「好哥哥……别再玩了……快点……快点……插进来……」我听到女友诱

  人的呻吟声,幽幽醒来。

  我又半瞇着眼睛,看看四周的情景,妈的,我昏了多久?他们还没淫弄完

  我女友?我看到阿奇那个色魔露出他那根巨大的鸡巴,青紫色的大龟头就在我

  女友两片肥美的阴唇上挤动,不进不出地刚好放在她小穴口,把她两片阴唇撑

  开,使她的淫水像缺堤的河水,汩汩地往外流了出来,我知道她特别敏感,淫

  水特别多,这样挑弄法,她又怎么可能扺受得住?

  「干你妈的,你是不是喜欢我们轮姦你的感觉?」阿奇还故意戏弄她。

  「你们太坏了……把人家弄成这样……还问人家……」我女友满脸淫荡着,

  妈的,那支催情药可真管用,她已经醒来,却又变得这么淫荡,「快点插进来

  ……人家快受不了……」

  阿奇这时才把他那熊腰虎背挤在我女友的两条美丽修长的大腿之间,硬生

  生把她两条大腿分开两边,然后屁股一紧,粗腰压了下去,「扑滋∼」!

  「啊……啊……」我女友全身绷紧,两腿颤动着。我看到阿奇那支大炮已

  经攻进我女友的领海裡,攻破了她小鸡迈裡的蜜洞,看着自己女友被这样一个

  淫魔骑着,姦淫着,心裡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畅快、兴奋。

  「啊……好哥哥……你真厉害……快把人家奸死……」我女友说出淫话,

  看来她自己也不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个淫魔把我女友姦淫得很爽,继续

  「扑赤扑赤」地在她小穴裡抽插着,把她淫水挤得直滴在沙发上。

  这个阿奇身体粗壮,精力过人,连续不断抽插了十几分鐘,还把我女友身

  子翻转过去,让她半跪半卧在床上,来个背后进攻式,粗大的肉棒从她后面直

  插进她的小穴裡。

  「啊……插得太深……弄到我的子宫……啊……」我女友好像在抗议,却

  很迷乱地任由他摆佈。

  「把你的子宫插破好吗?」阿奇还故意戏弄我女友。

  「不要插破……人家以后还要……替我男友生孩子……」我很感动呢,女

  友在这种情况下还记得我,还爱着我,想要以后替我生孩子!

  「那先替我生一个再说!」阿奇可能受到刚才我女友那句话的刺激,就加

  大幅度地抽插她的小穴,把她干得淫水直滴,这瞬间房间充满着强烈的喘息声

  和呻吟声。

  「不要……啊……人家不是你老婆……不要把人家肚子弄大……」我女友

  半泣半吟着,「你们两个……都奸过人家……人家肚子裡……不知道是谁的种

  ……」妈的,女友说得对,她如果真的给他们两个轮姦后怀孕,那个杂种的爸

  爸还不知道是谁呢。我也有点渗出冷汗。

  阿奇真懂得玩女生,他把我女友娇躯按下去,让她两个又圆又嫩的屁股挺

  起来,这样刚好可以让他捧着她的美股肆意污辱搅弄她的小穴。我女友那屁股

  很有弹性,他每次把大鸡巴插进她的小穴时,她的屁股都会把他身体弹回去,

  他就很省力地享受着她那种温柔和弹性,于是可以加速地抽插着她,把她干得

  全身发颤,尤其是她那两个大奶子,就像无处可放那样,无力四处晃动,十分

  淫乱。

  阿奇这时又发起来,把我女友的纤腰紧紧抱住,把他那大鸡巴深深地插

  进她的小穴裡,然后不是再抽插,而是扭着屁股,妈的,这样弄法,他那支硬

  肉棍就会在她的小鸡迈裡横衝直撞,胡乱搅动,果然不一会儿,我女友已经被

  他弄得完全受不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整人家……不要再扭动……人家的小鸡迈……

  快给你干破……」我女友已经发着哭泣的声音哀求他,但阿奇可不理她,反而

  继续用力扭动屁股,把她弄得哭叫不已,「人家可要给你……干死……」

  另一个淫兽阿棠这时好像休息得差不多,这时看着阿奇在姦淫我女友,好

  像又很兴奋的样子,他突然把假阳具和润滑液递给阿奇,咦,他们想干甚么?

  我女友一点也不知道危险越来越近,还自己挺着屁股让阿奇淫弄她。阿奇

  却在她背后把润滑油挤在她的屁股沟裡,然后把假阳具在她屁股沟滑来滑去,

  弄得她很敏感地夹着屁股,阿奇这时突然把那根假阳具顶在她的屁眼上,用力

  一挤。

  「啊呀……啊……痛……不要……」我女友全身都僵直了,阿奇这时根本

  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而是把假阳具一下子捅进她的屁眼裡,可能有润滑剂的

  缘故吧,那假阳具插进半根。妈呀,我女友的屁眼还没这样被人捅过,竟然在

  被我自己买来想跟她玩玩的东西捅了进去。

  阿奇淫笑着对她说:「嘿嘿,这样玩弄你更爽吧?」他不但用鸡巴抽插着

  她的小穴,也用假阳具在她屁眼裡抽插起来,我看到她的淫水流得更多,从小

  穴裡直流到大腿上,然后滴在沙发上。

  「啊……好哥哥……我会被你弄死……把人家小鸡迈……和小屁屁……都

  快捅破了……啊……」女友全身更强烈地扭动着,看来她已经把他玩上高潮。

  「好哥哥……你鸡巴好粗大……把人家干得爽死……」我女友被催情药弄得不

  知道天南地北,被那坏蛋姦淫成这样还在叫爽!真是臭她妈的,够淫贱!

  我看得鼻血都快喷出来,鸡巴硬得像铁棍那样。

  阿奇哈哈笑说:「爽就好,爽就好,那我就在你鸡迈裡灌精液,你就替你

  老爸生个杂种吧。」妈的,这样姦淫我女友,还要说这种羞辱她的话。

  我女友肯定是被他奸傻了,竟然娇喘呻吟着:「好哇……把精液射进我…

  …子宫裡……把人家的肚子弄大……就会生出杂种来……啊……啊……」不知

  道是不是她自己说出这种淫话也特别兴奋,结果她自己又到了高潮,小穴的淫

  水被阿奇的大鸡巴挤得直喷出来,把沙发弄得很湿。

  阿奇咬咬牙说:「好……就干死你……」说完他疯狂地抽插十几二十下,

  也忍不住「啊」一声,我看他屁股抽搐着,听到「扑滋扑滋」的声音,妈的,

  真的在我女友的小穴裡射精,可别真的把她干得肚子大起来,真的生出一个杂

  种,我可不知道要怎么办。

  我看得也差一点忍不住把精液射在裤裡。

  这时在旁边的阿棠的鸡巴又粗壮起来,当阿奇把真假阳具从我女友体内抽

  出来的时候,他就立即抱着我女友说:「哇塞,你这小淫娃,再干你一炮好不

  好?」

  我女友伏卧在沙发上,喘着娇气,说不出话来。阿棠的鸡巴这时已经又硬

  又粗,抱着女友的圆臀,对準她那个已经被享用过的小穴狠狠地刺进去。

  「啊……啊……」女友被插得淫叫了起来……那天晚上也不知道女友被他

  们两个坏蛋姦淫过几次,才放过她。我的意识总是半真半假半梦半醒……

  只知道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半夜,女友正赤条条抱着我,我们还在沙发

  上翻云覆雨起来,到第二天整个厅都很凌乱,到底是我和女友做爱后的凌乱还

  是她被轮姦时的凌乱?女友根本没提及昨晚的事情,那昨晚的情景是真还是假?

  「昨晚你爽不爽?」我试探问问女友。

  「哼,还说爽不爽?你这坏蛋拿那根东西捅人家的小屁屁,害人家到现在

  还痛呢。」女友撅着小嘴说。甚么,是我捅她的屁眼吗?不是那两个坏蛋?她

  说,「你喝了那瓶催情药水果然很厉害,差一点把人家弄死。」

  干,这一下我都煳涂了,是我喝了那瓶催情药水?然后整个晚上的情景都

  是我在催情药下幻想出来的?那两个歹徒根本没来过?根本没有轮姦过我女友?

  看她春风满脸的样子,看来真的不像被两个男人轮姦过的样子。妈的!我真有

  点走火入魔了,喜欢凌辱女友,竟然把幻想当成是真实。不过昨晚的情景我却

  仍然歷歷在目,到底是真是假,我也分不清了。

  后话:我和女友终于找到一个幸福小窝,虽然屋子不大,而且是旧区房子,

  不过这次没有二房东一起同住,这样我们可以过真正的同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