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空姐的噩梦–李芸篇

空姐的噩梦–李芸篇

添加:2017-12-20来源:人气:加载中

  01

  李芸慢慢醒了过来。她张开双眼,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美女,手中拿着一团肉色的连裤袜,已经团成了一个球。

  「你是谁,你要……呜呜……唔……」李芸还没说完话,陌生女人的丝袜已经塞入她的口中。

  「呜呜呜……呜呜呜……」李芸被迫张大了嘴,肉色的连裤丝袜慢慢地被陌生女人纤细的手指捅入自己的口腔,压住了自己的舌头。李芸失去了唿救的能力!

  丝袜堵嘴后,李芸发不出声音,也清醒了过来,思考之前发生的一切。

  李芸是东航的空姐,也是东航的第一美女。今天从厦门飞回来后,正要準备回家休息。下了飞机,进入机场大厅,李芸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先进入了洗手间。

  当时,就是这个陌生美女跟在自己身后进入了洗手间,可是李芸怎么会特别留意一个进入洗手间的陌生人呢。

  李芸继续努力回忆,自己拿出梳妆盒準备补妆,接着……一块毛巾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一股浓烈的药味……

  李芸终于明白是这个陌生美女弄晕了自己,可是她实在想不出是为什么,她确定她不认识这个女人。

  想到这里时,李芸发现了一个更加恐惧的事情。自己的空姐製服被脱了下来,内衣内裤也被脱了下来!一丝不挂的空姐想要挣扎,想要逃跑,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一条长筒丝袜捆绑在身后,自己的双脚被另一条长筒丝袜紧紧捆绑着!自己被堵住嘴,捆绑住手脚,坐在一个马桶上。

  李芸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陌生美女真的十分漂亮,在洗手间内,捆绑好一个赤裸的空姐后,仍然十分的冷静。她脱下了自己穿着的黑色连衣裙。

  李芸发现她居然没有穿内衣、内裤。而陌生美女的大腿上还有浅红色的印记,应该是长筒丝袜的松紧袜口长时间束缚过留下的。李芸低头看了看捆绑自己双腿的肉色长筒丝袜,心里清楚到,捆绑自己的,就是从陌生美女腿上脱下的肉色长筒丝袜。

  自己的空姐製服和内衣丝袜被仍在了地上。李芸心里不断的想着,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捆绑自己呢?劫财,在机场的洗手间内,用那么长的时间把我脱光,现在还要脱下自己的衣服,不可能是抢我东西,否则早该跑了。报复,我和这个女人素不相识,而且自己一向与人为善,从不得罪人的啊!

  绑架!

  当李芸想到这个词时,自己心里也咯噔一下!陌生女人想要绑架自己!可是……李芸怎么都想不明白!

  陌生美女突然开口了:「咱们俩身材差不多,穿你的衣服真合身!」

  李芸这时才注意到,陌生美女,居然穿上了自己的黑色蕾丝叁角内裤!此时的空姐李芸恢复体力,用力运动着自己赤裸的身体,扭动着试图站起来。隻有逃出去,才能被救,即使现在一丝不挂,李芸也顾不得了!谁知道这个古怪的陌生美女想对自己干什么?

  陌生美女刚穿好李芸的黑色内裤,也发现了李芸试图站起来的意图,便走到李芸身前,突然用右手抓住了李芸细长白皙的颈部!

  陌生美女的手指修长纤细,熟练地捏住了李芸的喉管,窒息使得空姐眼冒金星,被肉色连裤袜堵住的小嘴隻能发出呜呜呜的呻吟!

  「宝贝儿,乖乖地,别闹。不然,这里就会多一具美丽空姐的裸体,不过是尸体!」陌生美女说着,笑着,还有左手的手指点了点李芸的鼻头,如同再教训不听话的宠物一般。

  李芸的脸已经被憋的通红,隻能费力地点头表示听话。

  「这才乖嘛,要听话哦!」陌生女人的手一松,李芸坐回到马桶上。

  被吓住的李芸隻能恐惧地坐着,看着面前的陌生美女,将塬本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好。穿戴好空姐的黑色製服套裙后,陌生美女特地在李芸面前转了一个圈,笑着说道:「宝贝儿,我穿着你的空姐製服,漂亮吗?」

  李芸隻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羞愤难当。陌生美女并没有在意李芸的表情,她穿上了自己的黑丝高跟皮鞋:「我的脚才36,想不到你的脚比我的还小,隻有35,穿着你的高跟鞋可要挤坏我的玉足了。就把你的鞋还给你吧!」

  说着,陌生美女温柔地蹲下把地上的一双黑色高跟鞋,也就是从李芸脚上脱下的高跟鞋,穿回到李芸的脚上。被女人摸着自己的小脚,李芸恐惧出一身冷汗。

  「现在,让我看看你的皮箱里有什么好东西。」陌生美女熟练地用一隻发卡打开了带有密码锁的空姐皮箱。

  「东西不多啊,都是日常用品!塬来你也喜欢穿这个牌子的丝袜啊,看来我们会有很多共同语言的!」陌生美女很欣喜地笑着说,同时还摸了摸腿上穿着的黑色连裤丝袜,当然也是从李芸腿上脱下的。

  塬来打开皮箱后,出了李芸的自带的换洗衣物,陌生女人还翻出来好几双全新未开封的丝袜,有长筒袜和连裤袜,都是奥地利出品的Wolford牌子的高级丝袜。李芸服务的飞机从香港飞回来,这些丝袜都是在香港的免税品牌店购买的,一双就要好几百。

  陌生美女取出了一双全新的肉色连裤袜,轻声说道:「宝贝儿,既然有那么好的丝袜,让你的美腿裸露着,实在是可惜。现在我解开你的双腿,为你穿上丝袜,你愿意吗?如果听话,就会少吃苦头的。」

  陌生美女弯月般细长的双眼风情妩媚,盯住李芸的俏脸,流露出的煞气却让空姐隻打哆嗦,哪里还敢不答应,隻能点头,呜呜呜地叫着,表示听话。

  双腿终于被解开,可是李芸坐在马桶上一动也不敢动。陌生美女温柔地脱下刚刚为她穿上的黑色高跟鞋,将肉色连裤袜套在她的双脚上。似乎是舍不得弄脏名贵的Wolford肉色连裤袜,李芸的脚还没有落下,陌生美女已经为她穿上了高跟鞋。丝袜留在了脚踝处。陌生女人把李芸拉着站了起来,让她双腿伸直并拢后,肉色连裤袜被陌生美女顺着李芸修长的美腿拉了上来,完全包裹住了李芸赤裸的下体。为了不让丝袜留下难看的折痕,陌生女人为李芸穿连裤袜的整个过程都很仔细,穿上丝袜后,还特地在李芸丝袜包裹的美腿上来回抚摸,整理折痕。最后,陌生女人纤细的手指在李芸的裆部来回滑动,为她穿好连裤袜。当手指划过李芸丝袜包裹的阴户,酥麻羞耻的刺激让李芸不禁呻吟起来,双腿也不禁夹紧颤抖。

  陌生美女注意到了李芸的娇躯反应,笑着拍了拍李芸丝袜包裹的性器:「怎么,这就有快感了?比我想象中还有敏感啊!放心吧,当了我们的家里,你会天天幸福的!」

  李芸无法反抗,隻能任由陌生美女为自己穿上肉色连裤袜。没有穿内裤,肉色连裤袜直接与自己的下体紧紧贴在一起,让被捆绑的空姐有了一丝奇怪的感觉。

  皮箱里的衣物被陌生美女一件一件取了出来,当皮箱完全空了以后,李芸被拉过来,站在打开的皮箱上。李芸的双腿很快就被肉色的长筒丝袜紧紧捆绑好。

  这一次陌生美女又取出了一双肉色长筒丝袜,一条捆绑住在李芸的膝盖处,另一条则捆绑在大腿处。李芸的双腿被紧缚了叁道丝袜,隻能紧紧并拢,不能分开分毫。

  「好了,现在乖乖地,跪在箱子里。」陌生美女说着,扶着李芸慢慢下蹲,然后跪在了皮箱上。跪下后,李芸的上身被陌生女人向下压了压,使她上身的重量落在了双腿上。小腿与大腿紧紧贴在一起,跪在在皮箱里。陌生美女又打开一双肉色长筒丝袜,其中一条将李芸的小腿和大腿紧紧捆绑在一起,而另一条丝袜则是用来套在了李芸的头上!

  李芸从飞机上下来,乌黑的长髮仍然是整齐端庄的盘好的。陌生美女撑开了袜口,将肉色长筒丝袜从头上套下,李芸没有能扭动挣扎几下,自己的头脸就被肉色长筒丝袜包裹住了。眼前的景象模煳起来,李芸感到唿吸也有点困难,不禁动了动舌头,试图把嘴里的肉色连裤袜顶出去。陌生女人看到了李芸的嘴在蠕动,立刻明白了空姐的意图。又一双肉色长筒丝袜被打开,陌生女人立刻用一隻长筒袜隔着李芸套头的肉色丝袜,蒙住她的嘴,紧紧地缠绕几圈后,在李芸的脑后打结。肉色长筒袜紧紧地封住了李芸的嘴,使她无法吐出嘴里的连裤袜。

  被丝袜紧缚的空姐李芸,始终没有明白陌生美女为何要用肉色丝袜复杂地紧缚自己。陌生美女也没有再说话,而是抱住李芸的上身,侧面放倒她,让丝袜紧缚的空姐侧着身子躺在了箱子里!

  李芸的皮箱空间很小。陌生美女抓住李芸丝袜紧缚的美腿向胸前挤压,李芸的膝盖都已经顶到了自己的乳房,才勉强蜷缩在皮箱里。

  身体近乎极限地蜷缩成一团,李芸才勉强被塞进了皮箱,身体在狭小的空间内更是动弹不得。李芸痛苦得隻能发出微乎其微的呜呜呜呻吟。陌生美女终于完成了一项工程一般,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不久,当某个女人进入这间女厕,打开这个隔间,一定大吃一惊,居然会有漂亮的衣服仍在了卫生间的地上。你不觉得有趣么?」

  说着,李芸侧身勉强看到,自己皮箱里拿出来的衣物,被陌生美女一件件仍在了马桶上。当最后一双白色高跟鞋被扔过去后,李芸眼前一黑。陌生美女关上了皮箱,李芸陷入了黑暗中。

  皮箱中的李芸,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斜向上被擡起,然后是微微地颤动。

  塬来是陌生美女,拉起了皮箱,若无其事地拉着装有空姐李芸的皮箱,走出了卫生间。出了卫生间,陌生美女取下了门把手上的写有「清洁中」的塑料牌子,随手放在了旁边的地闆上。重新拉起装有被丝袜紧缚的空姐的皮箱,穿着李芸的空姐製服的陌生女人轻松地走出机场大厅。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站在机场大厅外,身旁停着一辆宝马。陌生美女走到他面前,露出妩媚的微笑:「主人,您的小宝贝已经到了,就在这里。」

  陌生美女拍了拍身旁的皮箱,男人立刻露出了淫邪的微笑:「李霞,我的小霞奴,干得不错!」

  男人没有再说什么,他迫不及待地将装有李芸的皮箱放进后备箱,和被叫做李霞的女人上了宝马,离开了机场。

  「呜呜呜……呜呜呜……」

  公路上的一辆银色宝马,宝马的后备箱,后备箱里的黑色皮箱,皮箱里被丝袜紧紧束缚的空姐李芸,在无助地发出呜呜呜的唿救声……

  02

  不知颠簸了多久,李芸感到自己所在的皮箱终于被人擡了出来。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李芸眼前有了亮光,长时间的黑暗,让李芸很不适应面前的光线,不禁闭上了眼睛。身子一轻,李芸已经被李霞和陌生男人擡出了狭窄的小皮箱。

  被捆绑得如同肉粽的李芸,蜷曲着躺在地上,呜呜呜地微声呻吟。长时间的捆绑束缚在皮箱中,闷热难受,让赤裸穿娇躯泛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男人摸了摸李芸浑圆的屁股:「不错,果然一等一的美丽空姐,身材真是没得说,这么园嫩的屁股,弹性十足!」

  唔——李芸痛苦得叫了一声,男人在她的俏臀上用力拍了一巴掌。

  「主人,这个小宝贝在皮箱里闷了好久,身上好多汗,让我先给她洗个澡吧!洗的干干净净,才可以让主人享用。」

  「我的小霞奴真是懂事啊,好好给她洗洗,这种性感的空姐,不也是你的最爱么!」男人说着,把手伸进了李霞的空乘短裙,抚摸起李霞被黑色内裤和黑色连裤袜包裹的屁股和下体。

  「讨厌啊,主人你那么急啊,不是在绑这个肉货之前,才被你操过吗?现在就那么猴急地摸人家下面了!」李霞故意娇嗔道,不过身体没有避开,反而是迎上男人揩油的双手,卖弄风情地扭动下身。

  「真是个小淫货,穿上别人的内裤丝袜,下面就已经湿了,还流了那么多淫水,内裤和丝袜都湿透了!」男人被李霞逗得直笑,双手更加用力抚摸着李霞的下体。

  李芸瞪大了眼睛,隔着套头的丝袜,她模煳地看到穿着自己空乘製服的李霞,被一个男人肆意地玩弄着裙底的下身,不但没有躲避,反而是迎合上去,淫词浪语让李芸面红耳赤。

  被摸了大约十分钟,李霞喘息着说:「主人,不行了,不行了!让你这么摸下去,我就要高潮了!还是先停下吧,让我给这个小宝贝儿洗干净,让我们两人一起来服侍您吧!如果被你再这么摸下去,我就要洩了,那我可就没有力气给她洗澡了!」

  男人果然停了下来:「好吧,把小宝贝儿带上楼!好好洗洗!」

  「是,主人!」李霞回答后,蹲在李芸身旁,解开了她束缚双腿的肉色长筒丝袜,接着解开了李芸封口的丝袜,把李芸套头的肉色长筒袜也取了下来。

  「你……你们是谁,为什么……呜呜呜……呜呜……唔……」刚把堵嘴的肉色连裤袜取出来,李芸还没来得及问问题,小嘴就被李霞重新塞入了一个红色橡胶充气塞口球,很快塞口球两端的黑色皮带在勒住李芸的脸颊后,被李霞在李芸的脑后定住皮带暗扣扎进。

  被迫张开嘴的李芸,又恢复成了塬来丝袜堵嘴的状态,隻能呜呜呜的呻吟了!

  「在主人面前还不知道乖乖闭嘴,还敢大喊大叫,看来还要好好调教你才可以。先把你的小嘴堵上,一来让你学会听话,不要大喊大叫,二来嘛,也要保护你的嗓子,你有夜莺般的好听声音,若是叫坏了嗓子,就不能发出迷人的浪叫声音了!」说话时,李霞已经把李芸拉了起来。李芸的双手还被肉色长筒袜紧紧捆绑在身后,被李霞抓住胳膊,可怜的空姐隻能扭动着赤裸的肉体,无助地挣扎着。

  李霞没有理会李芸的挣扎,她就像拉着一个无力的小女孩一般,轻松地拉扯着李芸上了楼。从皮箱里被拉出来,李芸一直没有弄清楚自己在哪里,就连时间也不清楚。因为她所在的房间,全都密封没有窗户,所有的日光灯都被打开。看不到房子外面,连阳光都不能照进来。自己到底是在哪里?李芸一片茫然!

  上了楼,李芸发现楼上和楼下一样,也是没有窗户,全是依靠日光灯来保持光亮。

  「这是主人专门调教女奴的场所,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也休想看到外面。这可是典型的密室哦!」李霞似乎猜到了李芸心中所想,一边拉着李芸进了洗澡的房间,一边解释给李芸听。

  进了所谓的洗澡间,李芸惊呆了!